开启辅助访问
搜索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本文来自

南京桑拿新闻

南京桑拿新闻

订阅|收藏

南京地区行业新闻实时报道

精选帖子

《短歌行》(一)广州,广州(赵世亮)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4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2
4621 adoqeiuk 发表于 2017-9-4 08:35:01
(一)
我想到北疆赏雪,我想到南国看云,我想到东海静听呢喃的潮音,我想到西域感受清脆的驼铃,但现在,我在广州看人。
不得不说,这人,太多了!
黑压压,密麻麻,一堆堆,一层层。胖的瘦的,高的矮的,南来的北往的,拎包的提袋的,烧香的求神的,叫卖的找人的,吵吵讓讓拥拥挤挤,形成一股巨大洪流,令人胆战战心惊惊,身在其中,身不由己,身非我有,身陷汪洋的人民大海之中。
唯独安静的,是几个乞丐,悠悠然于熙攘之外,淡淡然于红尘之中。
同行的几个女人,打了鸡血一样,兴冲冲地融入人流,东张西望,东购买西打听。
经过再三申请之后,我终于被批准可以在原地等她们。我坐在广州街头一条窄窄的巷子里的一层矮矮的台阶上,背着大包,拎着她们新买的东西,包括一口锅,疲惫不堪,望人兴叹!
(二)
我住在7天酒店。虽不豪华,但很干净。
出门左转,到大道,再左转,二十分钟,就到了火车站。
18年前,我也到过这个火车站。但那时,我只是一个当兵复员后,找不到工作的懵懂青年。我没有身份证,也几乎没有钱。我穿不起现在这样干净的衣服,也住不起如今这样干净的酒店。我睡在火车站的长椅上,回不了家。
那时广州火车站旁边,有一家小小的面包房,里面的面包白天两元一个,晚上19点后五元三个。我总是紧盯着火车站的大钟,19点一到,就冲进去,在店员鄙夷的目光中,买会我需要的食物。
那时火车站里只有厕所是有水龙头的,我就用捡来的塑料瓶进去接水。但厕所收费,我就捡了很多瓶子,进去接水。
那时黄昏,饥饿的我常在广州的街头流浪,看见临街的窗口投出温馨的灯光。看见某个女人做做饭,将切好的肉和菜滋啦一声倒进锅里,温暖的热气氤氲而上,那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意象。
你知道吗?那是我的18年前。
而如今,我又站在了广州的上。18年,我吃了很多苦,经历了无数风雨,却也印证了别人眼中的成功。18年,我懂得了男人最重要的品质,是总不屈服,努力向上。
广州与我,我与广州,又见面了。仿佛拥有神秘的默契,仿佛一次历史的轮回。仿佛一次早有预期的邂逅。
(三)
西关,动物园,陈氏祠堂,詹天佑故居,珠江江畔,海心沙……一路走来一路看,一路欣喜一路轻叹,我渐渐看到了真实的广州。
我知道广州不会怪我,因为往事太多,因为我走得太远。我还没来得及定一定神,擦一擦汗。
感慨于广州的现代。即便是对“现代”二字从不感兴趣的我。大厦高耸入云,令人咂舌唏嘘;广州塔霓虹闪烁,比上海的东方明珠更加时尚璀璨。还有巨大的体育场、宏伟的大剧院,配以宽阔整洁的马路,无处不在的红花绿树,使广州随处充满了国际化的气息……
广州很奢华,但这种奢华是如此妥帖自然,完全不同于北方许多虚荣的小城市:明明破烂不堪,却非要搞一座“某某之最”的大桥或高塔,明明袜子上好几个破洞,却非要挂个粗粗的金链子显示并不存在的财富。广州不屑于此,广州的奢华是百年修来的。对于广州,我们只能说,这,才是贵族!
(四)
我更感慨于广州的文化。面对一座2200多年的城市,如同面对一位历尽风雨,红尘看遍的老人,任何对他的轻视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鄙陋。
轻轻走进一座座古朴的院落,放轻脚步,屏住呼吸,你就会沉醉在精工细刻的岭南文化里。石雕,牙雕,砖雕,木雕,还有那屋脊上人物过百的雕塑,无不栩栩如生,天功巧夺。极其细微处,肉眼都需凝神,广东人却可以雕上龙,刻上凤,凿上树木山石,镂上花鸟鱼虫,甚至于世俗故事,神佛世界。人唏嘘不已,令人叹为观止,今人无话可说,只能叹气!
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呢?顾不上身世的浮沉,不在乎人间的风雨,赤着脚,拿把刻刀,一坐就是几百年,几千年……
当然,绝不只是雕刻。还有绘画,服饰,戏曲……岭南文化余音尚在:一处青砖的屋角,一幢残破的楼牌,乃至于一壶淡淡的清茶,一句外乡人听不懂的粤语,点点滴滴,或多或少都隐含了遥远的古韵,文化的魅力。
一座城市,没有了文化,就没有了自己的呼吸;一个国家,没有了文化,就没有了坚实的根基和长久发展的动力。可惜,我们丢得太多---包括刚刚赞美过的岭南;可惜,我们做得太少---也包括我自己。
(五)
在一座陌生的城市,我喜欢晚睡或者早起。出去散步,或者在某个角落静静地坐着。
相比之下,我更喜欢一座城市睡中的样子,这时候,她所有的铅华都已卸去,她朴实而本真,无论酣睡还是小憩。
朋友说,你是在阅读一座城市。或许,我也是在借城市的眼睛,阅读自己。
关于广州,我想了很多。无论她秦汉以降的辉煌,还是饱经沧桑的昨日。连续几天的深夜,我都坐在火车东站不远的一角,几棵大榕树下的台阶上,细心地聆听这座城市的声音。起初,我听到了强者的呐喊,弱者的叹息,听到了唐时的风宋时的雨,甚至英法的枪声,哀民的哭泣。种种声音,萧萧飒飒,汹涌而来。后来,这一切都平静下来,渐渐的,渐渐的远去。再后来,我便听到了飘渺的渔歌,曲调那么悠长,那么舒缓,绵绵若存,生生不息。
那一刻,我坐在台阶上,忍不住轻轻地笑了。那一刻,我读懂了广州,也读懂了我自己的生命。
我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转身离去。
再见,广州;广州,再见。


赵世亮,字小楼,别署荻庐。书法家、篆刻家、作家、教育家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大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,辽南印社理事,大连印社理事。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。作家协会会员。大连北晨国学社创始人、社长,百科教育教育总监。青少年语文教育专家。一线执教20年。师承著名篆刻家周建国先生。篆刻大师王福庵先生三传弟子。与人合著《亦静居三代朱迹》《亦静居四代朱迹》。多次于《书法报》等专业报刊发表文章。曾出版文学作品集《流浪飞沙》《我的江湖》,书法集《赵世亮硬笔书法》等。《论语家话》《赵世亮讲作文》,散文集《谁家的小谁》等即将由香港出版社出版。多年来,致力于国学的研究与推广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西藏生活网 发表于 2017-9-11 16:12:59
真精神!!!!!!












淘客机器人、淘客返利机器人、淘宝客机器人 联系客服QQ:4000017854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